一只大智人

看完最新一期迅速摸的₍₍ (ง ˙-˙)ว ⁾⁾




【cp】中秋节

内有机暖/灰香/沸美/喜懒 

-ooc警告




【机暖】


  “我好像得了很重的病


  机体会不自觉的发热


  脸上会经常显示微笑的表情


  找过医生,但还是不知道病因


   .........”


 

  “机械羊!机械羊!”


   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机械羊连忙把笔记本关上


   “怎么了,暖羊羊”


   “村长说晚上要办个赏月大会,我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去.....”


   “嗯,我会去的”机械羊回复道,脸上又挂上了温柔的微笑




         这种病又来了






【灰香】


   今天是中秋节,亲人们都会团聚在一起


   也就是说......


   “小香香表姐!”小灰灰迅速的冲到小香香面前


   没错,既然是亲人团聚的日子,狼家族也自然要在一起


   小香香别过了脸,然后毫不客气的丢给了小灰灰一个东西


   “哎?这是.....泥塑?” 小灰灰看着手上不可名状的面糊 天真的问了这个问题


   “反、反正这是我送给你的,你给我好好收着就行了!”小香香别过的脸上慢慢的出现了红晕


       


         “笨蛋.......早知道就不给他做月饼了” 






【沸美】


  “呼啊”沸羊羊轻松的扛起了桌子


  “沸羊羊,谢谢你” 美羊羊抱起了桌上的花


   他们正在准备赏月大会,喜羊羊和懒羊羊一组,暖羊羊和自愿来帮忙的机械羊一组,而沸羊羊只好 极其幸运(自认为)和美羊羊一组




  “呃……对了,美羊羊,你今年也收到了很多月饼吧” 


   “嗯...算是吧”


   “是吗?我今年可能一个月饼都收不到吧”


  沸羊羊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送月饼是青青草原传了很久的传统,据说只要在中秋节送给自己心爱的人月饼,就很有可能真的走到一起


   “不过这种传说应该是骗人的吧” 沸羊羊想 “这么多人都送给美羊羊,他们岂不是都有可能和美羊羊在一起嘛”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沸羊羊还是送了好几年的月饼


   “我倒是觉得,你今年也许真的能收到月饼呢”


   路上一直沉默的美羊羊突然开口了


 “哎?”


   “好、好了,前面就是仓库了,我们快把东西放进去吧”


   美羊羊别过了脸,迅速的向仓库走去


   独留沸羊羊在原地一脸问号




   “他....应该没发现吧” 美羊羊放下了花,拿出了早就准备好了的月饼



   “等一会,就趁沸羊羊不注意放到他的抽屉里好了”




【喜懒】


   “哇~月饼真的好好吃啊”


 懒羊羊一边咬月饼一边扶着脸,一脸满足的说道


“懒羊羊,这是赏月大会,又不是赏月饼大会” 沸羊羊无奈的把懒羊羊手中的月饼拿走


  这家伙自大会开始以来已经要把一盘子的月饼都 吃完了,如果再不阻止他的话......

 

 沸羊羊似乎已经想象到明明是中秋节桌子上却没有月饼的奇观了




   “沸羊羊!你快把月饼还我!” 懒羊羊连忙抬起手,想把月饼拿回来


           当然,没有成功


   “好啦,懒羊羊,我这里还有很多月饼,别和沸羊羊闹了” 喜羊羊无奈的把手中的月饼递给懒羊羊


   “喜羊羊,你真是太好了!” 懒羊羊马上将月饼塞在嘴里,然后警惕的看着沸羊羊




   “喜羊羊,你太惯着他了” 沸羊羊哭笑不得对喜羊羊说


不过沸羊羊也没有太纠结,因为他刚刚忙完了之后在自己的抽屉里看见了一盒包装精美的月饼


“那盒月饼是谁送的呢.....”沸羊羊暗暗的想


“嘶——没想到还真的有人给我送月饼.....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看着沸羊羊一脸纠结的样子,喜羊羊和懒羊羊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是在为刚刚发现的月饼而苦恼


“沸羊羊别想了,那只是一个传说”


“对啊对啊”

懒羊羊凑到沸羊羊跟前,故作深沉的说道


“沸羊羊你想开点.....万一送你月饼的那个人只是看你每年都收不到月饼挺可怜,所以.....”


“懒羊羊!”


懒羊羊连忙躲到喜羊羊的身后


“我又没有说错.....而且不过就是个月饼,我每年都没有收到我不也过得好好的嘛.....”


“你哪....唔!”

喜羊羊一把把月饼塞到沸羊羊嘴里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而则是懒羊羊得意的对沸羊羊吐了吐舌头


实际上,懒羊羊有几年也会收到那么一两个月饼,不过那些月饼喜羊羊在懒羊羊还没发现的时候就都处理了


“说是只是传说.....结果自己这么在意啊”


 沸羊羊一边咽着被强塞一边想


“喜欢的话,直接说就行了呗”


虽然他没有资格这么说就是了


-------------------


夜更深了


 中秋的月亮果然比其他的时候更加亮啊


  亮得似乎可以照透人们的内心





“哇—月亮真的好圆啊” 懒羊羊一边吞下月饼一边说


   “是啊……” 喜羊羊心不在焉的说


       


        现在应该可以了吧




        “懒羊羊”


   


      喜羊羊呼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很久了”




         “嗯嗯”



  “.......懒羊羊,我、我是说,我喜欢你……”



       “我知道啊 ”


看着对方一脸“我知道啊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所以喜欢很正常吧你在想什么呢”的表情


喜羊羊默默的吃了一块月饼




啊月亮可真好看


又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龙哥的头发我乱糊的对不起龙哥)


p2是自己弄的龙夏


不知不觉这个tap已经50多人了,我入坑的时候才40几个人

也许有生之年能看见突破60呢

【沸美】《关于美羊羊为什么反转性格之后还能保持干净这档子事》

是异国设定 

ooc小学生文笔预警


(随便水文的我是屑)




  事情发生在美羊羊猫化后刚开始接管小镇的那几天......




   “啊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美羊羊怒气冲冲的走进了大殿


   “这群人是在故意气我吗?!”


    “怎么了美羊羊大人,该不会是被小镇的居民欺负了吧~” 喜羊羊挑了挑眉,嘲讽似的笑了笑


   “你闭嘴!” 美羊羊瞪了喜羊羊一眼,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好,花草镇里的人仿佛是在和她作对一样,明明各个都说自己是种花能手,但现在却连一朵小小的七色花都种不出来!




 “哟~美羊羊你回来啦” 



   “这声音......”美羊羊不耐烦的看了一眼


  

 果然,沸羊羊正在一边给自己做保湿面膜,一边缓缓走来


   “美羊羊,你快来看看,我的面膜平了没有”


   “滚”


   她现在在没有心情再去怼这个娘娘腔


   “美羊羊~别这么.....” 沸羊羊的视线从手上的镜子离开,看向了美羊羊...


   “噫——你的脸怎么这么脏啊” 沸羊羊仿佛是看见了蟑螂一样,嫌弃的往后退了几步


  


 的确,美羊羊由于花草镇的琐事再加上自己的缘故,已经很久没洗脸了,甚至连头发都很久没有梳过了


   “怎么了?” 美羊羊不耐烦的理了理自己的发型


   


    这家伙……不就是几天没洗脸嘛,至于吗?!



   看着眼前的黑皮男子复杂的看着自己,在像是便秘一般的作着什么奇怪的决定;美羊羊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准备离开



  然后下个瞬间


   沸羊羊环抱住了美羊羊


 

  “?! !沸羊羊你干什么!”


   “嘶——你等等,我给你擦擦” 


   说着,沸羊羊(一脸嫌弃的)拿出了纸巾,开始擦拭美羊羊脸上的污渍


   “你、你有病吧?!快放开我!” 美羊羊剧烈挣扎着,可她没想到这个平时娘娘腔的人力气竟然这么大,别说挣扎了,她连动都动不了


   “你能不能安静点,要不是我今天心情好,要不然谁愿意给你这么脏的人打理啊”



   “.....啧”


   美羊羊见自己挣脱不了,只好认命般闭上了眼


   于是,这一天


   皇宫里十分安静


   只有暖羊羊的睡觉声和


   一旁看戏的喜羊羊的憋笑声






  “好了!” 沸羊羊得意的看着眼前的美羊羊,仿佛是在看着自己的沙雕一般,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打扮一下还挺好看的嘛”


          “沸羊羊你给我等着!”


   而被沸羊羊当作艺术品的美羊羊,则是像解放了一般的推开了沸羊羊,向厕所跑去(中间还顺便瞪了喜羊羊一眼,而喜羊羊早已因为过于无聊而睡着了)








   “呼、呼...” 美羊羊跑到了厕所


   “那个沸羊羊....到底对我的脸做了什么?!” 美羊羊生气的找到厕所里的镜子,正准备把沸羊羊在心里大卸八块时.....


    “.......哎?”  美羊羊愣住了


   因为眼前的她不仅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被画得乱七八糟,脸上的污渍还被清洗了,甚至连头发都扎好了


   “他....” 美羊羊愣了很久


   直到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的脸越来越红才反应过来了




“没想到你打扮一下还挺好看的嘛”




“什么啊......”


---------------------------

 





  “不行不行!”


   美羊羊拍了拍自己的脸,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要是被沸羊羊那家伙知道了......



  美羊羊脑子里已经有沸羊羊嘲讽的声音了




  “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于是乎,美羊羊从此以后(特别在沸羊羊面前)都会保持干净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呢


















“沸羊羊,你的脸也太脏了吧”


“没事没事....刚才我去帮泰哥搬东西了”


“唔——那让我给你擦擦吧”


“哦、哦”



又是深夜脑子不清楚画的


六谷:叫顺口了是吧,平时都这么叫

【喜懒】代嫁公主冷面夫()




懒羊羊至今为止都不太明白整件事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公主逃婚了

正常,毕竟谁都不想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国王与大臣决定偷偷在王宫里挑一个仆人顶替公主,嫁给雪国国王

没错,毕竟已经答应人家了,总不能说反悔就反悔吧.


于是他们选中了懒羊羊

嗯对,选中了懒羊羊


懒羊羊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前面逻辑如此通顺,但到他这就不对劲了起来


但实际上这也是可以说的通的,毕竟王宫里的女孩长得好看的都有对象了,长得不好看的又糊弄不过去

王宫里唯一一个还没对象,打扮一下还勉强过关的人也就懒羊羊了

不过这些懒羊羊都是不知道的

毕竟他是凌晨被人拖起来,在迷迷糊糊中被人换上女装的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去雪国的车上了


嗯对,连反抗的机会都不给


----------------


不过懒羊羊也不是什么悲观的人,既来之则安之,比起在车上沮丧难过,还不如在沿途的路上问问这位雪国国王的形象,说不定人家不近女色,到时候自己不用和他见面,呆个几天就可以被送回来呢

结果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

这国王的形象吧,不说是毫无消息,至少是乱七八糟

属于那种隔个几百米,连样子都可以完全颠覆的那种

有的说国王长得十分清秀,白发披肩,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也有的说这国王貌比张飞,胡子拉碴的


关于国王的人品那更是乱到有时候会让懒羊羊产生一种“假如他们见面了一定会打起来”的程度


看着自己身旁名义上保护自己,实际上是在监视他的八名肌肉壮汉,懒羊羊第一次对于自己的人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于是,懒羊羊闭上了双眼


秉承着没看见就没发生的原则

懒羊羊安详的睡着了


--------------------

当懒羊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

准确来说,是雪国国王的床上


面对懒羊羊惊讶中又带一点绝望的眼神,负责运输懒羊羊的外交部长缓缓的别过了脸


实际上,为了防止事情败露,外交大臣以“公主因为路途遥远十分疲惫”为由,替懒羊羊剩去了前面一大堆复杂的婚礼流程,本来睡到明天就啥事没有了,结果懒羊羊偏偏在入洞房前的一段时间醒来了..........


“等等,你、你说.....入洞房?!”

看着外交部长一脸祝你好运的表情,懒羊羊原本因为刚睡醒没多久而混沌的脑子瞬间清醒了


“那那那那这要怎么办啊”

 到时候虽然灯都关了,但只要那国王往下一模.....

懒羊羊已经想像到自己悲惨的死状了


而外交部长似乎误会了什么,沉思了一会后说

“没事,咬咬牙,眼一闭一睁就过去了”

然后以一种“没事我都懂加油看好你哦”的表情走了

“.........”


这种事是咬咬牙就能过去的吗?!

还有大臣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懒羊羊只能把放在一旁的盖头披上


“现在只能祈祷那个国王进门的时候没看台阶然后摔死了”

懒羊羊暗暗的想


“咚咚”

是开门的声音


懒羊羊听见有人正在缓缓靠近,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紧张过,除了小时候为了某个人偷家里的食物......


“说起来,那个小男孩现在在哪里呢....”


“公主殿下.....话可意外的少啊”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懒羊羊的思考,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再见了我的青草蛋糕”

懒羊羊绝望的想

而此时,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该不会......”


“哗”

男人卸开了盖头

懒羊羊只感觉眼前一片空白

然后



“哎?懒羊羊,怎么是你?”

“喜....羊羊?”

--------------------


一堵墙

一堵厚厚的困住自己的囚笼

这就是喜羊羊对于童年一半的记忆


那一年,喜羊羊作为雪国质子送往羊国

那时国家会互送国王的孩子作为“人质”以示国家间绝对的合作与信任

或者是单方面的送,代表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臣服

很不幸喜羊羊属于后者


不过说是人质,倒不如说是囚犯


四面的高墙堵死了全部去路,唯一的一扇大门只能从外面打开

一开始送饭的人也会来个几次,不过后来就很少来了,只是把一周的食物打包挂在竹竿上,从高墙对面伸过来,也不管对面的人有没有在下面接着向下抖抖,过个一两秒就伸回去

假如接不到,那人也不会再把食物丢过来,也就只能白白挨一周的饿


“也是啊”有时喜羊羊也会这么想“毕竟这里这么黑.....”

的确,喜羊羊所被关押的地方远离市中心,四周都是森林,树叶抵挡了几乎所有射向地面阳光,偶尔还会传来几声野兽的叫声......

就算是稍亮些的里屋,在晚上时也是漆黑一片


说实话,比起有时会吃不到饭的威胁,对于喜羊羊来说更恐怖的


是孤独


因为这片森林过于可怕,平日里就很少有人来,就是偶尔来送饭的人也只是待个几分钟就匆匆离去,根本说不上话

至于跟他一起来的仆人,在他踏进这个森林的那一刻起就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跑走了


现在他只剩下他一个了


有时喜羊羊也会借着里屋的阳光看着时不时飘进屋里的落叶,看着阳光下飞舞的灰尘,看着那一堵高高的墙


沉默

沉默

沉默

沉默


可能只有那无边的黑暗才记得喜羊羊曾是一个开朗爱笑,喜欢恶作剧的小男孩吧


--------------------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那一天

准确来说是那一天晚上

“扑通”

是有人从树上掉下来的声音

喜羊羊被吵醒了,这片森林向来都很安静,除了一些野兽的叫声就基本没有大的声音了

喜羊羊迅速爬起,将挂在腰间的配刀拔了出来

“是羊国国王.....派人来暗杀我么”喜羊羊暗暗的想,并一步一步谨慎的向声音来源靠近

“不过.....如果真是来暗杀我的人,我肯定也打不过......要不然......”

正当喜羊羊一脸严肃的分析时,声音的来源又传来了声音

“咔嚓”

“.....是有人站起来的声音(认真)”

“呜呜呜呜呜呜好痛啊!!!!”

“......哎?”是个小孩子的声音


喜羊羊缓缓走出里屋

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的是一个有着冰激凌发型的小男孩正在一边抱着膝盖,一边挥舞着从一旁捡的树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打扰你休息的求求你不要吃我啊呜呜呜呜( ˊૢ ⌑ ˋૢ ; )”


“那个......我不是鬼,我叫喜羊羊,你是谁啊”

喜羊羊有点吃力的开口,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和其他人说过话了

“既既既然你不是鬼,为什么住在这么可怕的地方<( ; ᯅ ; )ノ”


这倒是把喜羊羊给问住了,不过幸好那个小男孩也觉得自己没有先回答喜羊羊的问题有点没礼貌,于是抢先开口道

“我、我叫懒羊羊,你.....真的不是鬼吗?”

“当然啦”喜羊羊有点尴尬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叫作懒羊羊的小男孩“不信,你可以摸我一下”

“唔——”懒羊羊圆嘟嘟的脸鼓了起来,似乎正在犹豫

“啰”喜羊羊一把抓起懒羊羊的手想要自证清白,可是.....


“好温暖”


这是喜羊羊的第一感觉,一时之间竟楞了楞


“好冰啊!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啊!”

反应过来时,懒羊羊已经把手抽出来了

“不过.....原来你真的是人啊!”

懒羊羊开心的说道,用来防御的树枝也放了下来

“我早就说过了嘛......对了,懒羊羊你怎么会来这里,还掉到了....我住的地方”

毕竟这里白天就可怕了,还有人会在晚上过来是真的想象不到

“额......我的家就在这片森林外面,我我一直都好奇里面有什么,所以就趁爸爸妈妈睡觉的时候过来探险”

总不能告诉这个刚认识的小男孩自己是因为嘴馋森林里的果子所以才偷偷跑出来的吧

懒羊羊想

不过就从表情来看,喜羊羊真的信了懒羊羊说的话,满眼都是金色的小星星


“不过这么说的话.....外面应该是没有守卫的啊,看来.....他们果然把我忘了么?”




“咕——咕——”


“哎哎,这声音??!”

懒羊羊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不应该啊,他走前为了恢复体力可是吃了三个包子啊

然后他看向了对面

那个瘦弱男孩正尴尬的看着自己的肚子

这周正好他没能接到食物


“你的肚子饿了吗?”

“......嗯”

“没有人给你做好吃的吗?”

“......他们.....一周送一次饭.....”喜羊羊低下头小声回应,他好歹也是雪国的王子,就算被囚禁也有自己的尊严

“啊........”


沉默

沉默

沉默

沉默


喜羊羊第一次觉得沉默这么让人窒息


他感觉那久违的黑暗回到了他的身边


不对,黑暗就没有离开过他


从他踏进这个森林


从他走进这个国家


从他被所谓的父亲选为人质


是什么让他有了拥有阳光的错觉呢



“那我明天早上给你带好吃的✧。٩(ˊᗜˋ)و✧*。

“嗯?”

   哎?


“一定要等我啊!─=≡Σ((( つ•̀ 3 •́)つ”


--------------------

后来

喜羊羊常常想

那段当人质的日子就好像是被关在了一间毫无光亮的囚笼


无人记得


只剩下了自己


直到某天


阳光撒了下来


“喜羊羊,早上好!”

“我给你带好吃的了——!”


--------------------


“懒羊羊,好久不见啦”

喜羊羊笑着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男孩

“呜呜许岩岩唔谆的母需到是额”(呜呜喜羊羊我真的没想到是你)

“好啦好啦,不用急啊,慢慢吃,这些都是你啊”

懒羊羊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几盘点心,这些都是喜羊羊刚刚给他叫的(没被看到脸)

天知道他这一路上为了不被发现,每天都只能按照公主的饭量吃的痛苦

那时懒羊羊摸着自己凹进去的肚子,终于明白了公主逃跑的真正原因


这皇家真不是正常人能待的地方,太可怕了

                                                ——by懒羊羊



说起来,懒羊羊刚见到喜羊羊(或者叫喜国王)时真的被吓到了


他还记得当初的那个喜羊羊是个被关在房子里面的可怜小男孩

记得那时候,喜羊羊还要靠他每天去他那里送食物才能吃饭呢

当时他们玩得很开心,尽管他们(主要是喜羊羊)有的只是一间小房子


在后来,喜羊羊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他也曾猜想过这位神秘的童年玩伴是什么身份

但雪国的国王这个身份真的,怎么说

 

   太吓人了


“绝对是因为老天爷不想让我英年早逝,所以才安排喜羊羊和我见面的”

懒羊羊点点头,在心里肯定了这个想法

“等有时间,我一定要去庙里好好拜拜”

这么想着,懒羊羊又咽下了一口点心


--------------------


“懒羊羊,看到你的时候我可真的被吓了一大跳呢”


我也是啊,没想到你居然是国王

懒羊羊又拿起了一块点心


“说起来,我刚当上国王的时候也有想过去找你,不过国会的那些家伙都不同意” 


毕竟你已经是国王了嘛

懒羊羊咬了一口点心


“真没想到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呢”


吧唧吧唧


“不过......说起来懒羊羊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和我结婚的公主殿下呢?”


“噗”懒羊羊差点把点心喷了出来

喜羊羊你怎么一下子就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啊


“怎么了,懒羊羊”喜羊羊关切问道

“没事,我我我我就是不小心被呛到了”懒羊羊尴尬的别过了脸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要怎么办啊!!!


懒羊羊只能缓缓的再拿一块点心,一边慢慢吃拖延时间一边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编


完全没注意到对面的少年国王看到懒羊羊这幅冥思苦想的样子,眼中的笑意愈发的深了


他怎么能不清楚羊国公主逃跑的事,他埋在羊国的卧底又不是吃白饭的

同时,他也听说了国王预备选一个男孩冒充公主,等到合适的机会偷偷暗杀掉,这样羊国公主这个隐患就可以彻底清除

于是,喜羊羊原本决定先下手为强,抢在假公主被暗杀前揭露他的真面目,然后以羊国不讲信用的由头发动战争


至于那个假公主,自然是路死狗烹

尸体能保存完好就不错了



结果万万没想到,当他卸开盖头时那盖头下的竟然是懒羊羊

“看来是上天让你来阻止我开战啊”

喜羊羊托着脸,看着眼前明明点心已经吃完了却还在装作嘴里还有东西,一边嚼一边在心里默默骂送他来的部长也不给他个可以糊弄过去的话的懒羊羊


“真好奇懒羊羊会怎么编呢”

喜羊羊拿起了手边的茶


“啊!我想到了!ヽ(°▽°)ノ”


“嗯?”

喜羊羊淡定的喝了一口茶


“其实我是国王的私生子当初你们只说要和家里最小的孩子联姻正好家里最小的那个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于是父亲就把我推......啊不对是我、是我自己自告奋勇出来嫁给你的对对对与国王.....啊不对父亲无关.....”


“反、反正你们说的时候有没有说一定要女的嘛”

一口气说完之后,懒羊羊还心虚的补了一句

.

.

.

.

.







“啊啊原来如此”喜羊羊强行把要喷出来的茶水咽了回去


不说真实性,就羊国国王在外头有私生子与最后一句对国家间协议的强词夺理,这俩点合在一起对于羊国的负面影响根本不亚于假公主事件啊


看着眼前人自以为成功蒙混过关的兴奋模样

喜羊羊暗中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


“看回头要好好教一下懒羊羊关于政治的东西了”喜羊羊暗暗的想


--------------------



夜更深了


毕竟今晚他们按道理是要那什么的,所以为了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不被发现,只能睡在一起了(喜羊羊提出来的)


身旁的人已经睡得很熟了

“刚起床就可以睡得这么香,真不愧是懒羊羊啊”喜羊羊摸着懒羊羊的头想


“这么多年.....你可真的一点没变啊”


“接下来,就是要应付国会的那帮人了,该用什么理由呢”


“然后就是要保护你的安全,暗杀你的人肯定很多吧.......”


“然后.....然后还想带你去外面吃我们国家的特色菜...”


“.....带你到各地去游玩......”


“......我们好像还只是名义上的夫妇啊.....”


“......要做的事和想做的事好多啊.....”



“.....但没事...”




“毕竟我们来日方长”


没有共同点()

一个疯批沙雕狠人,一个绝对理智与世无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xp如此极端_(:* 」∠)_


(啊可恶为什么我只有疯批的图)

“永别啊”


【不祥的预感(´•ω•̥`)】

Q:三句话写出五次反转?

他是她的女朋友

但他其实爱的是她养在家里的同类金毛狗

可她并没有告诉他,金毛狗其实是他的儿子并且她也爱上了金毛狗



(我写了个什么)

比如......


因为忘记自己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以至于当另一半(比较高冷)突然带他出去吃喝玩乐的时候会在心里暗想另一半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然后各种试探这种的(?)